木下 千织

请叫我木下千织或者莺姬,冰泉子也可以。
点文敲私信,希望能够带上梗。
bgblgl都接受,主产BG|男你。
头像微博 侵删。

【阴阳师】四季の輪廻|鬼使黑x你|

★鬼使黑x你
★ooc ooc ooc
★巨苏

[春の気配]

鬼使黑大概永远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樱花。

它很美吗?不,鬼使黑从不觉得。但他觉得,你穿起那套以樱花为主饰品的那套白无垢的时候,美得不可方物。

所以这大概就是他把那套如同雪原上那冰冷的白雪一般洁净的衣裙带到你跟前来了。

“喂,丫头,再穿一次?”

他的笑容背对着那顺着纯白云层倾泄而下的鎏金色,烈风之下枝桠上的脆嫩花瓣挣开桎梏,一如那翩然飞舞的群蝶拍撒在鬼使黑的衣裳上,有些苍白的面颊上盈溢着慵懒的笑意。


[夏の熱熱]

当烈阳越过只剩绿叶的繁茂枝桠洒落在鬼使黑身上的时候,你才注意到他来了。

你没噤声,看着他走向你面前将手抚摸过你的头顶,鸣啼的鸟雀扑棱着盈满羽翼的翅羽打出好听的声音,在那苍蓝的穹宇留下纤细而透明的痕迹。

好看极了。

你突然想起鬼使黑那套服装,想象着现在的他穿着那套衣裳的样子,你突然笑出了声。

泛着微醺的空气迎上了花芳甘甜的味道,鬼使黑从地上弹起,将那圈镀着鎏金的花冠放置在你的头顶。

“孟婆教我编的、但感觉编出来好狼狈啊,和想象的大相庭径。”

他突然笑了笑,昔日凝固着冰霜的双眼被铺天盖地的阳光所浸染,勾魂摄魄般的诱惑导致你想要不断地接近他,靠近他。

这就是鬼使黑,你所爱的鬼使黑。


[秋の蕭条]

他端着那杯盛着酒液的杯盏递到了你面前,那只修长好看的手提着木制的盒橱,稍微有些甜腻的味道环过这片密林包围的地方。

你猜到了那是你最爱的糕点,他不紧不慢的从柜盒里提了出来,放在了你跟前。清新淡雅的配色和精美的印花,你不猜都知道那是什么。

你喜欢这种糕点,鬼使黑一度认为你爱这些爱过他,可能到现在都这么想。他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墨色的头发随着烈风而晃动,夏季里繁密的树桠只剩下几片萧条的枯黄。

他端起了酒盏抿了一口,稍微顿了一下又将它放到了你嘴边。

“你先喝?”

他这样问到。但他明明把他刚抿过的位置朝着你摆了过来。你只好由着绯红色覆盖了你的面颊,喝了下去。

[冬のカバー]

冬雪覆盖了你这里,只剩下枝条的古树遮挡不住冬日的严寒,你不得不裹紧了单薄的衣装。

雪花蔓延过原本茂密的芳草,你看着鬼使黑踏着厚雪捧着大衣来到你这里,给你披上。

你不明白他为什么大冬天还要来,但你也没问出声,任由他将外套盖在你身上看着他坐在你身旁。

“嘿,丫头,去堆个雪人?”

他朝着你伸出了那只臂腕上缠着护腕的手臂,等着你搭上他一起去堆雪人。







[最後]

他笑着的时候稍微有些悲哀,但他仍旧笑着面对着你,给你递去了糕点。

他在你跟前放下了糕点,这次没再开口对你说些什么,平日豁然开朗的语气没有萦绕在你的耳畔。

他伸出手拍去了你身上的残雪,捻去了你肩头的灰尘。

他收起了前段时间摆在这儿的糕点,因为空气的腐蚀而开始溃烂的彩色糕点以然失了色彩。

他憋住了有些想哭的心情,他大概是觉得泪水在你离开的时候就已经燃尽流干,又或者他认为他不该在你的面前显出软弱的样子。

因为你是那么的依靠他啊,软弱的小笨蛋。

他又笑了出来,一个看上去十分难堪的微笑。

“你说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啊?丫头。”

END



————————————————
总觉得自己写出来一点都不虐qwq
如果想吃小甜饼的姑娘请无视[最後],虽然我觉得写出来平平无奇不甜也不虐qwq
————————————————
其实最后的结局是“你”死亡,从一开始你就是死的【喂
这些都是鬼使黑幻想着你活着的样子,而他都在对着石碑做出了这一切X
好吧我不太会讲qwq
感觉好渣好ooc啊qwq
求不嫌弃qwq......